大国崛起观后感

2019-06-03

  《大国崛起》(英文:The Rise of the Great Powers)是2019年在中国中央电视台经济频道(CCTV-2)首播的一部12集电视纪录片,记录了葡萄牙、西班牙、荷兰、英国、法国、德国、俄国、日本、美国九个世界级大国相继崛起的过程,并总结大国崛起的规律。以下是关于这部影片的观后感范文。

  第一篇:大国崛起观后感500字

  葡萄牙和西班牙,考航海了解地球,成为了第一代世界大国。但是,这两个依靠掠夺迅速崛起、却在战争中挥霍财富,而没有发展工商业的帝国很快盛极而衰,世界舞场上第一场大戏落幕。

  “小国大业”,“大国崛起”,荷兰这个面积只有两个半北京的地方,如何撑起“大国”二字。荷兰的崛起,是通过进一步将地理大发现的潜力进步一步发掘。

  路易十四将法国的启蒙教育得到了普遍传播。拿破仑用武力方式将法国带向了欧洲巅峰。然而武力不能维持这一切。在后来戴高乐带领下,恢复了往日光辉。

  德国总理勃兰特在波兰下跪,他是一位好总理。在二战中被杀的二百五十万多犹太人中,没有一位是他杀的,但是他下跪了。什么是大国?敢于负责任的,能给国内人民带来幸福,也给国际社会的和平与发展带来福祉的国家,才能堪称大国。

  盛田昭夫说坚持而成功的索尼,凝聚了日本这个国家的精神!

  彼得一世与叶卡捷琳娜都是好学,重视教育的人。使俄国出现了大批像列夫·托尔斯泰一样的知识分子。正是在他们的思考中,逐渐创造了属于自己的文明。

  列宁,是一个很成功很成功的人。很敬佩他,他保护了人民,也吸引了哈默、福特等外国投资者。苏联经济逐渐复苏。又在斯大林的五年计划的带动下,使苏联成为了苏联强国。

  美国的崛起,在我眼里是一个奇迹,从五月花号上的一百多名的英国人到政治、经济、科技、军事等各方面的世界第一强国。和美国的科技发展迅速离不开。

  看来,这些国家的崛起都有几个共同点。有对外扩张的历史,都曾经称霸世界,都经历过推翻封建王权或殖民统治的资产阶级革命。都在教育、工业、科技等某一方面有过突出的表现。再看看中国,要如何做才能成为一个大国。我想,中国能不能称霸世界,这不重要。能不能成为工业、科技强国,这不重要。中国,这个世界四大文明古国之一,他能这样存活到现在,本就是个奇迹了。我想,中国一定也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在推动着。

  第二篇:大国崛起观后感800字

  近段时间,我看完了一部十二集的电视纪录片,名字叫做《大国崛起》。这部片子不光让我知道了很多很多的历史知识,也告诉我怎样从历史故事中去思考和分析一些有意义的问题。

  历史,原来是这么充满趣味!这么深奥奇妙!

  《大国崛起》这部记录片分别讲述了葡萄牙、西班牙、荷兰、英格兰、法兰西、德意志、日本、俄罗斯(前苏联)、美国九个曾经在世界历史舞台上拥有辉煌经历的风云大国的兴衰故事。它们的强盛都离不开那些改变国家命运的重要人物和领导人。从哥伦布、威廉姆·伯克尔斯宗、瓦特、莎士比亚、亚当·斯密、卢梭到伊沙贝尔女王、拿破仑、戴高乐、郫斯麦、彼得大帝、华盛顿。在每个国家崛起的故事中都有一个深刻的道理值得我们思考和学习,真正的治国之道从是这里产生的。

  每一个经历过风风雨雨的大国,都可以当作我们的老师。西班牙与葡萄牙告诉我们:要有勇于探索未知世界的勇气和好奇心才能使我们拥有别人不会拥有的东西;荷兰告诉我们,无穷无尽的资本力量可以创造奇迹;英格兰告诉我们:一个国家的崛起还得需要科学与文化思想的支持;法兰西告诉我们:以武力征服世界不能使征服者长时间地站在王者的位置上;德意志则用第一次与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失败更加深刻地证实了法兰西的教训;德意志还告诉我们只有统一完整的国家才能走上强国之路;日本告诉了我们:要使国家崛起就需要不停地学习,不停地完善自己;前苏联的兴衰告诉我们:伟大的社会变革不仅需要勇气还需要智慧;美利坚合众国告诉我们:要寻找最适合自己的前进道路。

  我曾经读过一篇文章——《一千年以前的中国》,这里面谈到了中国唐宋的强盛时期,它是这样描述的:

  “一千多年前全世界只有中国有超过百万人口以上的超大城市;一千年前的中国城市就已经有很多的福利设施;一千多年前欧洲很乱很穷很落后,美洲未开发、非洲很原始。一千年前中国遥遥领先于世界。

  一千多年前的中国正朝着成为海上强国的方向发展。

  一千多年前中国华北的钢铁业年产就达一百二十五万吨,而公元1788年欧洲工业革命开始时英国钢铁业年年产才有七万六千吨。

  一千年前的中国农业、商业、制造业、手工业、娱乐业都是世界最发达的……

  一千年前世界与中国差距不是一点半点,不是几倍而是十几倍。一千年前中国遥遥领先于世界。”

  一千年以前的中国令中国人无比自豪,但晚清时,清朝政府的腐朽却让中国饱受外国列强的欺辱。历史告诉我们,落后就得挨打,人民就会陷入痛苦与愤怒之中。

  现在的中国终于像巨人一样从世界舞台的底端再次站了起来,但我们却没有一千年以前的中国人的那份骄傲与自信,因为,我们还没有站在最顶端。

  怎样才能使中国在历史的大舞台上再现雄风?

  看完《大国崛起》以后,我有了很多自己的想法:第一点,全国的人民要万众一心地为国家努力,不管是当官的还是老百姓,都要力所能及地为国家出力,要记住:“国家兴亡,我的责任。”大家团结协作,才能让我们的祖国走向胜利。第二点,国家领导应该注重对少年儿童的教育,应该多多建设免费的小学与中学,要让所有的人都接受良好的教育,这样国家才能培养大量的人才,才能实现成为强国的梦想。第三点,英明的领导人与有智慧的百姓一样重要。国家领导的一举一动都可能影响到国家的前途和命运,优秀的领导人才能制定正确的制度和战略。第五点,即使拥有了以上四点,没有历史机遇,那么崛起的道路还是非常漫长的,重要的历史机遇可以使一个国家迅速崛起,这是非常重要的东西。另外,在大国崛起的过程中还有一种比较特殊的影响力,那就是悠久的文化历史,它的优点是可以让人们从前人做过的事情中获得经验与教训,它的缺点是容易在向别的国家学习并改善自己的时候与自己本身的传统发生一些矛盾与冲突。

  “国家兴亡,我的责任”。让我们大家都努力成为优秀的人才,将来为祖国创造光明的未来,让我们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在二十一世纪腾飞,再次遥遥领先于世界!

  第三篇:大国崛起观后感(美国篇)

  如果帝国在现代汉语里是一个略带贬抑的名词的话,那么把它用在美国的头上,我觉得有必要加以一定的修饰,那就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帝国。可惜的是,在央视的《大国崛起》系列片里,由于当局意识形态的局限性,美国篇和苏联篇一样都令人失望。用西人的谚语说就是:BEAT AROUND THE BUSH,不得要领。

  《大国崛起 美国篇》中有两个重点:其一,独立战争、南北战争。其二,危局新政。

  现在当朝者在讨论到中国的台湾的问题时,常会援引美国南北战争为例来阐述统一的正当性,所以央视的编导们当然也要不遗余力地浓墨重彩描绘一下该事件。不过,人们常常忘了美国南北战争双方的特征是以工业资产阶级民主派为代表的北方与农奴制庄园主为代表的南方之间的斗争。双方各自代表的阶层在历史大潮中此消彼长的特点才是最后成败的关键。回想当年美国脱离英国的独立战争,美国独立成功,而时隔百年在美国内部的南部独立战争却失败了。所以,并不是所有的统一战争或者独立战争都可以以民族统一国家统一的大帽子来代表战争的正义性与否,关键的问题还是双方政权各自代表的阶层和行政经济运作方式是否符合社会发展的要求。我们中国人都期盼中国统一大业的早日完成,然而统一的蓝图是如何描绘的呢?美国的独立战争和南北战争给了我们明确的启示。强大如英国者,不能阻挡美国的独立。强大如南方军者,也不能阻挡美国北方军的统一。独立与统一,谁是谁非?历史老人告诉我们:只有民主的,进步的,代表新经济发展方向的体制才有资格统一或者独立。独立或统一,是人民的选择,是历史的选择,而绝不是某些肉食者或民粹主义或民族主义式的呐喊所能决定的。大陆若不自强,最终将无法阻止台湾的独立。

  讲到危局新政,那是指1929年发生的资本主义经济危机以及其后的罗斯福新政。央视的编导们口沫横飞地描述了当年美国人的悲惨生活:煤矿经常发生爆炸事故,工人超时加班现象严重,政府职能部门腐朽,自然环境为工业污染所破坏,食品搀假影响人民健康,社会贫富两极分化.......当那个被采访的美国问题研究专家讲到这些问题的时候,我发现了她脸上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是的,她羞愧了。在她讲这些问题的时候,我觉得她应该和我同样想到了:这些,80年前发生在美国的这些,不正是现在正在中国大地上发生着的事情么?只是,不能说,也说不得。那位教授只好在面对采访的时候,尴尬地露出一点羞愧的笑,然后继续向老美开炮。有趣的是,编导们的画外音出现了:苏联的计划经济一片繁荣,所以美国人也要学习苏联老大哥。弦外之音是:老祖宗之法,也曾经辉煌过!可惜,错了,又错了。美国总统罗斯福实行的新政以凯恩斯的理论为基础绝对不是苏联计划经济的那一套,美国的政府经济干预是在自由市场经济的基础上进行的,是遵循市场经济规律而绝非如计划经济那样凌驾于市场之上的模式。应该说,美国乃至整个西方社会出现的经济危机不过是当年全球经济科技高速发展之余,产能过剩导致的一次自我调整。防佛一个小儿在青春期迅速成长的阶段,如果运动过度而又营养补充跟不上的话,容易缺钙抽筋。罗斯福总统不过是在适当的时候给了社会一剂强心针和一点钙片。罗斯福总统的名言是“我们最大的恐惧是内心的恐惧本身”。我的理解是,体制本身的问题不大,是人的内心恐慌情绪导致了股市的大抛盘进而影响了整个经济形式。当然,罗斯福总统的“钙片”:加大政府公共建设财政投资以拉动经济的做法也确实起了巨大的作用。至于苏联则不然,它对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的抵御能力在前文我曾表述过我的看法,就不再这里继续赘述了。

  还有一个有趣的话题是关于“垄断”。美国篇里长时间讨论美国洛克非勒石油公司等托拉斯垄断问题,阐述的是资本主义自由竞争后期发展出来的垄断企业所带来的社会矛盾。其中,采访了钱颖一教授,他的观点一针见血:垄断的问题并不在于垄断的财富积累本身,而在于它影响了人们自由竞争的平等机会之权利。“自由竞争”“平等权利”这些字眼,有意无意地出现了!所谓的苏联式的国有大企业,大银行,大电信,大邮政,大交通系统,难道不正是一种国家式的大托拉斯么?这样的社会组织形式又给普通的消费者经营者们带来了什么?如果说,美国托拉斯影响的是平等竞争的机会,那么苏联式国有大企业影响的就不只是平等竞争的机会,而却是对私有财产的野蛮掠夺和消费者权益的漠视乃至服务质量和工作效率的下降。如果说罗斯福新政对于垄断托拉斯大企业开刀是美国式资本主义经济脓疮爆发的一次自我疗伤,那么所谓优秀的“苏联式社会主义经济”走上的国家垄断的道路又是怎样的一个奇怪的南辕北辙!人所不欲,则施于己?实在是有趣之极。

  在这样一片开放的,聚合全球各肤色人才的热土上,还有什么样的奇迹不能发生?美国,依然吸引着全球的目光,并代表着人类发展的最先驱。或许,人类永远没有最完美的制度,但在过去12019年里,美国,是当之无愧的全世界最伟大的帝国。

本文地址:
m.diyifanwen.com/zuowen/yingyongwen/ghg/2195823.html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