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阳山游记

2018-01-12

  一、白云回望合,青霭入看无

  大清早起身,我们驱车前往老家漳县县城附近的遮阳山。天气好的出奇,蔚蓝的天上有缕缕白云浮动,映衬着葱笼一片的远山,好一番诗情画意的美景。我,爸妈还有表姐一行四人站在仰头都看不到顶的山下摩拳擦掌,跃跃欲试,想要一览新开发的遮阳山东溪胜景。

  我们精神百倍地踏上了干净的石板路,一边走,一边滔滔不绝地评论着周围的美景:只见路边野花绚烂,大大小小的蝴蝶飞来飞去,白的,黄的,灰的,蓝的,花的,让人眼花缭乱。路边紧挨着湍急的东溪水流,就是漳河的源头之一,河水汇流而下,哗哗作响。前两天刚下了几场雨,水涨满了河床,几乎要溢到路边来,把人看得心惊胆战。路紧帖着灰青色的岩石,石上布满毛茸茸的青苔,我们只好侧身走过。小径两旁尽是些叫不出名儿的野花野草,到处肆意蔓延,绿意浓浓,给人一种蓬勃向上的生命力之感,让人不由得精神一震。周围的景色不断变化,脚下的小路蜿蜿蜒蜒,所到之处峰回路转,转过一个路口去,眼前便突然地豁然开朗。就这么不知不觉地,我们已经到了半山腰。 

  二.过雨看松色,随山到水源

  又走到半山腰后,大家的精神头已不如上山时,在做了短暂休息后,看看时候已不早了,于是决定急行军至山顶吃午饭。途经一个东溪由于高度落差而形成的天然瀑布,有十多米高,落入一个叫尾潭的水潭里。虽然不是多么宏大壮观,但也别有一番情趣。只可惜走错了路,只好在上面观赏了一会。在此之后就没有什么景点了,林子越来越密,路也越来越陡,周围十分幽静,只听见密林深处隐隐传来的潺潺流水声和叽叽喳喳的鸟叫声。大家也有些体力不支,对评论风景也失去了兴趣,只管埋头赶路。

  我们顺着路走哇走,翻过了两座山头,眼看着快要过了吃午饭的点钟了,大家已经筋疲力尽,却怎么也没有找到别人说的山顶上的平原,路却绕到一座松树长成的原始森林里去了。无奈之下,又饿又累的大家只好在路边的台阶上“野餐”。我们浑身酸痛,狼吞虎咽地吃起来,什么形象也不管了,先吃饱再说。爸爸指着路边泥里的坑坑说是野猪滚出来的,我们听了很惊讶,这里居然有野猪?真不可思议。

  大家好不容易吃饱喝足上路,却碰上了一件更让人恼火的事情:走到半中间,路却没了!我们进也进不得,退也退不得,只好走泥山路。路中间泥泞不堪,路两旁却全是石子,把脚硌得生疼。我们叫苦不堪,爸爸却步履如飞,真不愧是军人,一会儿就不见踪影。我便加紧速度,顾不上脚底的疼痛一路追去。

  好不容易追上了老爸,才发觉路是越来越难走了。树枝繁茂,我们只得拨开枝叶缓慢前行。在走过一段石头路时,爸爸把一堆鸟毛指给我看,说是有鹰把小鸟吃了,把鸟毛拔得满地都是。又走了一阵,发现地上有一节羊腿,爸爸又说那是狼吃剩下的扔在那里,把我听的一阵毛骨悚然。

  虽然一路上抱怨不少,但景色还是很美的。从山的最高处极目远眺,宛如汹涌的绿色之海,跌宕起伏,绵延错落,越过了地平线。仿佛这片广阔无边的大地,都被这浓淡不一的绿色染尽,都被这铺天盖地、汹涌而来的绿色潮水掩盖:近处,是辽阔的草原;远处,是浓郁得化不开的、墨绿色的原始松林;兴许目之所及的地方还会突然冒出一两片不规则的耕田来。天也出奇的蓝,深邃的天空让人感到无比畅快,心胸中不由得冲起万丈浩气,天是广阔的,地是广袤的,身处其中,人的心胸也是广阔的。这天,这地,仿佛融在一起。人在其中都接受了一场天地对人们心灵的洗礼。不由得想起杜甫的“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这是一种怎样让人震撼的心境,不正是道家所说的,完美的“天人和一”?

  后记  迢递嵩高下,归来且闭关

  一路景色优美,趣事颇多,但大家已经累得不成人形。不过还好上帝保佑总算下山了。天哪!实在是太艰辛了,这一路整整走了将近五十里,把人都快累趴下了,这算是本人自出生以来走过的最长的一段路了。我们硬生生从东溪走到了西溪,不过听工作人员说,我们是今年第一个走完全程的游客。得意呀…...不过闲话少说,,今天还算玩的挺尽兴的,但下次如果还来,打死我也不走这鬼路了。得,本人钻到车里去休息啦!大功告成,遮阳山,拜拜!

来源:
m.diyifanwen.com/zuowen/yingyongwen/youji/578961.htm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