攀登

2018-01-15

  夏日的午后,有一丝丝风,不太炎热,立秋后的天气就是不一样。心中涌起一种想去登山的冲动,于是,我们全家一行三人“浩浩荡荡”往中山陵出发。

  中山陵是南京的名片,它拥有诸多的名胜景点。但是我们今天却选择了一条只适合攀登的路。它掩藏在茂密的树林中,远离人声嘈杂的大路。头顶上是遮天蔽日的树叶,脚下是被先人们踩踏出的羊肠小道,一边往上爬,一边还要注意两边时不时会钩住你衣服作“挽留状”的树枝,其中的趣味远比走游客惯走的大道要有趣的多。有时会经过一片竹林,看到今年春天的新笋已经长成冲天的翠竹,那挺拔的姿态丝毫不比前辈们逊色,只有那浅绿的似裹着一层薄膜样的外衣泄露了它们的年幼。这时,心中涌起的是一种对生命的感动和敬畏,犹如看到牙牙学语的孩童初长成人的感觉。曾几何时,我带着上幼稚园中班的女儿来爬山,也走过这样的路。那时的山依然雄壮,树木也依然苍翠,岁月的长河中,大自然并没有改变什么,但我可爱的女儿已然长成大人。看,她正在前面,穿着与我的一般大小的鞋子,汗流浃背,红彤彤的脸蛋上洋溢着青春的快乐。

  道路崎岖坎坷,得步步小心。满头满脸的汗,小腿也渐渐沉重起来,歇一会儿,再歇一会儿,好久没这么出过汗了,眼睛都让汗水迷住了,我差点后悔今天爬山的决定。有时,草丛中突然窜出一条蓝色的四脚蛇,惊得我一身冷汗。我们三人边爬边互相鼓励,说说笑笑,喘一喘,喝口水再继续攀登。路上,看到裸露的树根,纠缠错结,牢牢地扒在岩石上。还看到一种叫做“六月雪”的植物,开出洁白的小花,还有野生的栀子花,让我想起中学时代读过的席慕容的诗“在开满栀子花的山坡上与你相遇”。今天,我们三人,至亲至爱的三个人在这样的山坡上攀登,怎能说不是一种命中注定的幸福?我暗暗地感激上苍的恩赐。

  说说笑笑中,不觉已到天文台。看到山下被远远抛在后面,有一种成就感,是攀登后的喜悦。与其说是征服了大山,不如说是征服了自己。的确,我站在山顶上,不同于在山下时的我。但大山就是大山,从来就没有人能征服它,它就静静地站在那儿,看人来人往,看沧海桑田。攀登的快乐原来不在到顶峰的感觉,而在于攀登的过程。就像人生,就像看着我们女儿慢慢成长的过程

文章来源:
m.diyifanwen.com/zuowen/yingyongwen/youji/578968.htm

1/5